夜如庞大的身躯怀抱着我们,给予劳累一天的我们安详与宁静,犹如一位父亲给予儿女无声而慈祥的爱。凝视着窗外安详的夜,我怀着矛盾的心情想着去世半年的父亲和我所知道的关于父亲一生的事迹。

    我的父亲出生在1937年,1955年在武乡县韩北乡加入中国共产党。同年来长钢火车队装卸队参加工作,1987年退休,在长钢工作三十多年。三十年来,他时刻以一个共产党员的标准要求自己,和矿粉打了三十多年交道,无怨无悔。脏活累活他总是冲锋在前,在平凡的岗位上,尽心尽责。

    刚参加工作时,他与大家一起在大冬天,顶着寒风卸冻矿长达二十多小时,拿着大铁锹和风镐一点一点、一块一块清卸。当时每月领着3块钱的工资为企业默默奉献着。后来条件稍微好点,和父亲一起参加工作的同事相继调入别的岗位,但父亲始终没有调换自己的工作岗位。用他的话说就是:“工作不分高低贵贱,这些工作总需要人干。”
父亲走后,母亲从箱底拿出父亲的荣誉证书、先进职工、公司劳模、优秀党员、先进标兵等。在这些荣誉面前,我流泪了。我从不知道父亲一生有过如此多的荣誉。我只知道父亲是个普通平凡的工人。这些荣誉诠释着他对工作的执着与奉献,对长钢的热爱与眷恋。

    父亲的经历是不平凡的,因为他的一生很坎坷。父亲是一位红军的后代,爷爷牺牲之后,奶奶带着三个孩子回了乡下,从此也就和部队失去了联系。父亲一生都没有真正见我的爷爷,因为父亲出生不到一年,爷爷就牺牲了,根本没有来得及见面就阴阳两隔了。父亲这一生都不知道爷爷笑起来是不是很慈祥,因为他从没有享受过父爱,但是他这一生对爷爷怀念甚深。我小时候,他经常拿出爷爷留下的唯一一张战场上的照片,对我们讲述关于爷爷的故事。当然这些故事都是奶奶讲述给他的。

      父亲十五岁时奶奶过世,他和两个姐姐相依为命。父亲的遭遇注定比别的孩子成熟得快,成长得快。父亲儿时就是村里的共青团长,18岁就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后因为村里吃水困难,正巧碰上长钢招工的机会,我父亲单身一人来到长钢工作。父亲成长过程令人怜悯和悲痛。自从爷爷牺牲之后,奶奶带着三个孩子在乡下靠挣田里的工分生活。父亲最年幼,上面有两个姐姐,所以命运也安排他在那个年代生存下来非常艰苦。因为只靠奶奶一个人的劳动力无法养活三个孩子,父亲四岁那年,奶奶迫不得已将父亲送给别人抚养,一直养了五年,后来才回到了家里。这五年的光阴在父亲的一生里是永远无法抹去的,虽然知道那是迫于生活的无奈,但是他觉得自己曾丢弃过。从我记事以来,我常听到父亲叹息:“我这一生的命运是苦难的,希望你们这一代能好起来。”曾经年少不懂事,无法深刻理解父亲这句话的用意。可是,今天我深刻地体会到父亲当年这句话的用心和苦心,他为了儿女的未来付出了他的一切。

    父亲的一生虽然基本都是生活在苦难之中,但是他从来没有退缩过,跌倒了,爬起来再走,他的血液里流着的就是爷爷身上的那种军人的品质和精神,那就是他随爷爷永生的敬仰和对军人的敬仰。

    父亲的一生在不平的道路上努力奋斗。他的事迹一直在感化着我,指引着我人生的道路,也将会影响着我的一生。我为有这样一位父亲而骄傲、自豪!

    如今,父亲已走了半多年了,他始终活在我梦里、我心里。他是我永远的依靠和寄托。 


石向荣          2016-12-1
 
 
版权所有:首钢长治钢铁公司文化信息处
投稿电话:0355-5086633  E-mail:cgweb@changg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