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至对人们到底意味着什么,我一直也没有完全搞清楚,老话说冬至大于年,可见人们对于冬至的重视。

    这些年,已经很少过冬至了。身处异乡,很多节日能省略的就省略了,生活早已开启了极简模式,可心中好像总是缺少点儿什么。也许就是中华民族传承下来的节日被忽略了,仿佛断了那股文化传承,成为一个略显空虚的人。

    在我的家乡,冬至日,家里的老人们面对祖先的牌位喃喃自语,说着别人听不清的话语,我知道那是祈愿祖先保佑。给祖先供奉一碗水饺,烧一炷香,诚心叩拜,算是儿孙的孝心了。人们总是认为祖先会一直保佑我们,因此设立了好多的节日来跟祖先交流。节日过后,人们就能安心工作,安心学习了。也许这只是一种心理作用,但也无伤大雅。小时候,我不懂这些,只惦念冬至日那碗饺子,在寒冷季节,吃上一碗热气腾腾的饺子,比什么都美。若干年后,我身处异乡,仍然怀念冬至的饺子,怀念家的味道。

    又是一个寒冷的冬至,又是一个圣洁的冬天,故乡似乎没有一丝改变。我在回忆奶奶讲过的童谣,回味爷爷爽朗的笑声,冬至的饺子香气四溢,笼罩着这片祥和的村落。故乡的树静止不动,仿佛已经入定的僧侣,在这万物萧条的隆冬,只需静心修行就好。

    故乡的冬至,也不总是下雪,也曾有过暖阳当空。暖阳照耀下,万物似乎在贪婪地享受着特殊的待遇。冬至悄无声息的到来,让人们意识到一年的时光就这样的匆匆而过,转眼就将跨入新的一年了。是时候该好好想想自己在这一年中收获了什么?失去了什么?未来的日子该怎么规划?离自己的目标还有多远的距离?家人的牵挂还那么令人萦绕心中吗?身边的朋友还一如既往的相互支持吗……

    故乡的冬至是那么的温馨。老人们在屋子里烤火,火盆里炭火很旺,映照着他们布满皱纹却笑意盎然的脸。孩子们在欢快地奔跑,寒风挡不住他们,冰雪吓不退他们,这是故乡的希望,这也是故乡生生不息的力量。

    故乡的冬至,是一年中最后的一个节日,也是打开故乡大门的钥匙。亲人在门里,而我却在门外,在这一天里,是我们相聚的日子,那颗迫不及待的心,早已悄悄踏上回乡的路程。


朱亚明          2016-12-28
 
 
版权所有:首钢长治钢铁公司文化信息处
投稿电话:0355-5086633  E-mail:cgweb@changg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