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从新区下车进厂门时,常常看到有个红色的小车和我面对面飞驰而过。红车不算什么,最让我关注的是它的车牌——XF945,我把它念成谐音,那就是“幸福就是我”。

    于是,我就常常在想,开这车的人是个什么样的人,从车牌上看,一定是个开心的人。主观的我认定,这个人,一定以及肯定,是一个对生活乐观的人。

    前段时间,领导给我安排一个工作,给九高炉炉前的优秀党员李涛照一张工作照。因为不认识,只能通过九高炉车间的慧丽给介绍。慧丽告诉我,他不上班,但可以下午过来。到时,正好过去接上你。下午,在办公室院里,一辆红色车停在门口。第一眼先看车牌。哇,“XF945”,这不是“幸福就是我”嘛!

    一坐上车,我像发现新大陆一样,开心地说,“我认识这个车,幸福就是我。”慧丽介绍说,这是李涛的车。由此,认识了车的主人,李涛。

    李涛,是九高炉炉前丙班的组长。炉前的工作有多辛苦,从不曾上过炉台的我,是只听说过,没有感受过。

    六月的天气还不算热,我和李涛一起上了炉台。一上炉台,就感觉到皮肤的紧缩,仿佛水分被抽走的感觉。

    因为是下午的原因,光线不好,再加上正赶上高炉出铁,光线太强,使李涛的脸总是背光,感觉拍得效果一直不好。

    我的职业病犯了,我不停地指挥着李涛站位置,调整动作。李涛什么也不说,就是一直执行我的要求。当辛辣的硫味刺激着我睁不开眼,流着泪拍完成动作后,我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我做了一个多么“过份”的事!

    作为拍摄者,我离得炉前设备比他远,都被热气熏得受不了了,可想李涛是什么感受。当我不好意思地表达我的歉意时,李涛笑笑说“习惯了,没事!”。

    一句“没事”。一霎那,我被他感动了。李涛,军人出身。他的身上,有着军人的特质,那就是坚持。军人的生涯将他打造成一个韧性十足、毅力十足的人,带着这种特质,他在炉前也同样的优秀。

    2001年从部队退伍。如果说,部队是他青春的历练,那2003年来到炉前,就是他成长的起点。

    因为拍图片,由此,顺带采访了一下李涛。被评选为首钢优秀党员的李涛,在炉前,那是顶杠杠的。技术顶杠杠,操作顶杠杠,大家说,李涛爱琢磨。我想,就是这样爱琢磨,才成就了炉前顶杠杠的他。

    在炉前操作,李涛一干就是12年。每问他一个问题,他总是先笑,然后再解释。因为我对炼铁工艺不了解,他就一遍遍说给我听。

    从炉台下来,我汗流浃背,眼睛都感觉被熏得发红。我对他说:“炉前的工作条件太艰苦了!以前常听人说,炉台有多辛苦,百闻不如一见!”他笑了笑,还是那句话,“我习惯了!”

    “习惯了!”多么平淡朴实的一句话,可我知道,里面蕴藏着一座“宝藏”。

    因为,李涛拥有这样的“宝藏”,所以,幸福就是我!


心雪          2015-8-4
 
 
版权所有:首钢长治钢铁公司文化信息处
投稿电话:0355-5086633  E-mail:cgweb@changg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