姥爷始终有着抗日的情结。2003年,他去世的时候(80岁),舅舅把他的革命伤残军人证、一身黄色的八路军军装整齐地叠好放在了棺椁里,他是属于那一个时代的人。

    姥爷的村子距我家所在的村子不远,给我的印象,他老是穿着那一身整洁打补丁的黄军装,戴着一顶黄色八路军软帽,顶额是一颗闪亮的五角星。我妈妈给他做了好几身中山服,他也不怎么穿。

    姥爷喜欢说他的故事,那时候的我很喜欢听,所以还记得一些零碎的场景。

    他1923年出生,父母早亡,1938(15岁)年参加的八路军,当时隶属于129师部队。姥爷说,他和刘伯承、邓小平在一起战斗过,由于那时候没有相机,所以没有留下影像纪念。他参加过百团大战、神头岭战役、黄崖洞保卫战、长治解放战等,他右胳膊上的子弹伤就是在百团大战的时候留下的,1940年夏日黎明前,昏暗的天气,让人看不清方向,接到团里的指令,黎明前要破坏敌人的一段铁路,由于是分散行动,姥爷和他的两个战友做好了准备,敌人听见了高粱地里的沙沙作响声,一个敌人就朝向开了一枪,接着连续又连续响了几枪,为了不被敌人发现,他们三个人纹丝不动,其实,姥爷的胳膊上已经中了一发子弹,恰时从其它方向射过一发子弹,打中了敌人的左腿跟,当场活捉住了一个日本人,据回忆,由于麻醉药品紧缺,姥爷的那发子弹是硬生生的从肉里剜出来的,然后用布紧紧地裹起来。
   
    他说,我们刘伯承师长眼睛中了伤,没有上麻药,给我们当了表率,我这点伤又算得了什么。

    他难忘的一段岁月是参加故县铁厂的建设,现在,故县铁厂1949年全体职工合影(841人)里就有他的身影,阳泉解放的早,他当时就参加了故县铁厂一号高炉的搬运工作,人拉肩扛,历时三个月,故县有了自己的第一座高炉。他身上留下的烧伤疤有好几处,这些对于他来说,都不算什么,唯独让他难过的就是缺少了对姥姥和子女们的关爱。

    他16岁就结婚了,姥姥是个小脚女人,养活着7个子女,家里地里的活都是姥姥一个人承担,自从1938年入伍到1962年返乡,24年的时间,在家总计没有待过一年的时间。他把青春和生命都贡献给了那个时代。

    经姥姥后来的回忆,姥爷错过了好几次机会,国家规定1937年7月前入伍的属于红军,由于错开了一年,他没有得到红军的荣誉。第二次是1962年工人返乡潮,听过来人说,那场运动持续了不到两个月,他积极响应国家号召,在第一个月就回到了老家参加农田建设。他最听党和毛主席的话,毛主席语录能记诵下好多,他不愧为一名红色老军人。


赵玉田          2015-7-1
 
 
版权所有:首钢长治钢铁公司文化信息处
投稿电话:0355-5086633  E-mail:cgweb@changg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