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代文人周敦颐的《爱莲说》,能背诵的人不少,它巧妙地把花儿的特性与人的品质联系,比如晋陶渊明独爱菊;予谓菊,花之隐逸者也;牡丹,花之富贵者也;莲是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重在一个“洁”字。所以说,花儿与人的命运是相惜的,它隐含了人的价值取向和最终归宿。以曹雪芹“花人一体”的写作笔法来看,我们发现,贾元春应“石榴花儿”,贾迎春应“茉莉花儿”,贾探春应“杏花儿”,薛宝钗应“牡丹花儿”等等,现在我们主要来看“石榴花儿”和“白海棠花儿”两类花儿,为什么我要分享这两类花儿呢?因为她们记录了贾家的(生活中的曹家)兴衰与作者很深的情愫。

    在老家邻居的院子里有一棵石榴树,后来才知道,石榴象征着多子多福。知道了这一点,我们再看书中第五回“贾宝玉神游太虚境,警幻仙曲演红楼梦。”关于贾元春的判词是这样的,“二十年来辨是非,榴花开处照宫闱。三春争及初春景,虎兔相逢大梦归。”宫闱说明是在皇宫,贾元春进宫之所以能够晋升为贵妃娘娘,她应该是深受皇上宠爱的。石榴花开了,说明贾元春怀孕了,母以子贵,但是她并没有得到啊,所以说最后是大梦归去。随着贾元春的香消玉殒,贾家最高的靠山坍塌了,从此整个家族走向了衰落,开得正艳的石榴花很短暂,对于这朵香艳的石榴花儿,贾家的最高权力中枢贾母是很珍爱的,但是谁又能接近呢?在第十八回“皇恩重元妃省父母,天伦乐宝玉呈才藻。”贾妃说:“当日既送我到那不得见人的去处,好容易今日回家,娘们这时不说不笑,反倒哭个不了,一会儿我去了,又不知多早晚才能一见!”可见贾元春是被逼进宫的,最终她成为了政治牺牲品,贾家也没有被保住,到头来是白茫茫大地一片真干净。作者对石榴花儿也给予了同情,对不能掌握自己命运的无力,只能仰天长叹!同时对社会的黑暗和权力的争逐充满了憎恨。

    从曹子的笔尖流露出,他最心爱的是“白海棠花儿”,此花儿寓意“思念、珍爱”,许多女性的名字后都带一个“棠”字,给予了父母对子女的思念和珍爱之情。在书中,海棠花儿对应的是谁呢?应该是史湘云。在第六十三回“寿怡红群芳开夜宴,死金丹独艳理亲丧。”占花名的时候,史湘云占的是“海棠”,题着“香梦沉酣”四字,一句诗为“只恐夜深花睡去”。我们看史湘云的命运,她出身官宦世家,但是父母早丧,寄居于二伯父之家,家里之事基本都是二婶娘照管,所以说表面风光,穿着华丽,但是内心有着说不尽的苦衷,宝钗和袭人说湘云,我近来看云姑娘的神情,风里言,风里语的,听起来,在家里一点儿做不得主,她们家嫌费用大,竟不用那些针线上的人,差不多的东西都是他们娘儿们动手,见没人在跟前,就说家里累得慌,再问两句家常过日子的话,就连眼圈儿也红了(见第三十二回)。她的二婶娘对她并不好,她就是一个“离人”(红楼语),什么是“离人”呢?就是漂泊之人,她襁褓间父母去世,寄居于二伯父家,随后又寄居于贾府老姑家,最后贾家败落,她又四处漂泊,总之她没有温暖的栖身之所,寓意“珍爱、思念”的海棠花在史湘云的身上最贴切不过,大观园里的众姐妹都很关爱她,最珍爱史湘云的应是贾宝玉,好几次都是贾宝玉求贾母把她留下的。史湘云有才华,性格开朗,但是命不好,最终海棠花儿也谢了。

    许多人都和我说,薛宝钗最讨人喜欢,没有林黛玉的犀利,没有王熙凤的冷酷,是一中庸之人,从书中看,薛宝钗对应的是牡丹花,《爱莲说》有云:“牡丹之爱,宜乎众矣!”所以说,大多数人是喜欢的。

    我无权干涉你对红楼里女儿或者花儿的偏好,但是她们都给了我们无尽的思考,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匆匆间,这些美丽的花儿留给我们的,将是绵绵无绝期的思索!


赵玉田          2015-4-27
 
 
版权所有:首钢长治钢铁公司文化信息处
投稿电话:0355-5086633  E-mail:cgweb@changg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