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喜欢红楼,闲暇之余会想些问题,从书中联系到生活,从生活联系到人等等,会考虑自己应该怎么热爱生活,怎么追求理想,怎么善待他人。不管是浮想联翩,还是妄自咨嗟,俗话说,世俗不屑之事,也是一种快乐,我姑且享受着这种快乐。闲谈之余,我想到了花儿,红楼如花儿,花儿即红楼,看红楼离不开花儿,整部红楼就是一部花儿史,可见曹雪芹是一伟大的花儿学家。

    大观园里人花相映,可以说,人的命运蕴含于花的夭秾和凋谢。开篇第一回“甄士隐梦幻识通灵,贾雨村风尘怀闺秀”里,有一位神瑛侍者(幻化为书中的宝玉),救活了一株即将枯竭的绛珠草,草是花的衣服,草花乃为一体,贾宝玉把自己的大爱之情都奉献给了这些美丽的花草,从故事发展的线索来看,随着花儿的萎靡,贾宝玉最终将回归赤霞宫,结束他的使命。可以说贾宝玉是红楼中的花侍或者花倌。接下来我们看书中首尾接应的两种花儿。

    红楼梦中出场的第一枝花儿是菱花,对应的人物是甄英莲(后改名为香菱、秋菱),音译为“真应怜”,是“真应该可怜”的意思,她的命运是很悲惨的,家庭背景本来不错,还曾资助贾雨村盘缠,但是美好的一家不幸遭焚,父亲(甄士隐)出家,两次被卖,后应该被夏金桂折磨致死。第一回里,癞头和尚对甄士隐说:“施主,你把这有命无运、累及爹娘之物抱在怀内作甚?”那么何谓“有命无运”呢?我们先从花的本身来看,菱花之后结的果实为菱角,非常坚硬,可食,因为它结了果子了,联系到书中香菱的命是不错的,她后来嫁给薛蟠为妾,总算是有了自己的归宿了吧,薛姨妈和薛宝钗对她还很关照,可是“自从两地生孤木,致使香魂返故乡”,后来被薛蟠之妻夏金桂折磨致死,所以说她的“命”是不错的,但是“运”是不佳的。后来贾宝玉还和王一贴讨要治妒病之药方,希望能治好她的嫉妒病症,好好对待香菱,但是都无济于事。作者对菱花的凋谢感到心痛不已。

    这是曹雪芹的一种笔法,乃“花人一体”,看不懂花,就看不懂人,自然就看不分明红楼了。

    最后一位凋谢的花儿是什么花儿呢?在书中第六十三回“寿怡红群芳开夜宴,死金丹独艳理亲丧。”有“占花名儿”一节,麝月占的是荼蘼花,题着一句旧诗“开到荼蘼花事了”,注云:“在席各饮三杯送春”,麝月不懂就问怎么讲,宝玉皱皱眉儿,忙将签藏了,说:“咱们且喝酒罢。”荼蘼花是怎么的一种花儿呢?我就查字典、网页,或而在公园里寻觅着,原来,荼蘼是夏季最后盛放的花,当它开放的时候就意味着夏天的结束,秋天的开始。“荼蘼不争春,寂寞开最晚。”是也,当袭人被忠顺王府的人带走之后,袭人嘱咐宝玉:“好歹留着麝月”。由此分析,麝月应该是和贾宝玉偎依到头儿的一个人物,其实她是很关键的一个人物,麝月应该是有生活原型的,她经历了曹家的兴衰变故,看破了世间的沧桑。在第十三回“秦可卿死封龙禁尉,王熙凤协理宁国府”里,秦可卿给王熙凤托梦的时候,说道:“三春去后诸芳尽,各自须寻各自门”就是说所有的花儿都开谢以后,大观园里的红颜就被打、被杀、被卖了。而荼蘼花是开在所有的花儿之后,所以说她是一个见证。当宝玉看到这样不好花名儿的时候,赶紧把签收藏起来,贾宝玉不愿意看到美丽的花儿次第败谢,他想留着那一份依依不舍的情谊,他要履行神瑛侍者的职责,把他的这种大情之爱献给所有需要的人。

    红楼里的花儿很多,每一个金钗就是一朵花儿,花儿是讲不完的,讲完了花儿也就延续了红楼。

    红楼是大家的红楼,我们要静下心来,以平和思索的心态去品位红楼,要一草一木、要一字一句地去,那么,我们就可以看分明红楼的一点,看分明红楼的一点了,我们就可以懂得了人生的一面。我相信,以一点带动一面,以一面带动多面,从而可使我们的人生更精彩多姿……


赵玉田          2015-4-13
 
 
版权所有:首钢长治钢铁公司文化信息处
投稿电话:0355-5086633  E-mail:cgweb@changg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