省电视剧制作中心要来某钢铁厂拍电视剧,人们乐得像炸了锅,欢天喜地奔走相告。

  公司有座厂房还没来得及拆。那是原来炼钢的旧厂房,被社区新起的一片楼房挤在角落里,里面有几台破设备,正好派上了用场。

  剧情是反映刚解放时,钢厂工人艰苦奋斗建工厂的情况。剧组要在工人中选拔群众演员,不知是因为形象还是因为地道的土话,北瓜被导演选中了——演一名警察。

  北瓜欣喜若狂。他在厂里上班时就是一名保安,整天穿着黑色带明扣的保安服,提着电棒来回巡逻很是威风,后来内退,也没找上其它工作,整天到处转悠,心里憋屈得慌。

  北瓜很喜欢哼戏哼歌,遗憾的是嗓子不着调,天生五音不全。天无绝人之路,北瓜当了演员,尽管就只有一句台词:“站住,哪里跑!”也足够了。台词不在多而在精,一句话表演得精湛了,给导演留下好印象,今次是个群众演员,下次兴许就能派个小角色,跑龙套时间长了,角色越来越大,表演也越来越美,说不定也会入流……大器晚成嘛。

  北瓜像踩着棉花一样轻飘飘回了家,刚进门老婆就责怪他,“你跑哪去了,都误了车啦。”北瓜一下子想起来,今天是老丈人过大寿,怎么就忘了?想了想又不能去,下午群众演员试镜,要是不在,人家不用岂不是落下了遗憾?他讨好地笑着对老婆说实在不能去,他要完成拍电视剧这项任务,让老婆去给老丈人赔个不是,以后请老丈人喝酒。北瓜边说边把剧组发下的旧警察服穿上,把裤子装进过时的大马靴里。他在镜子前照着,扭头问老婆怎么样?

  老婆撇着嘴说:“瞧你那熊样,瞎威风啥?”

  “你懂什么,以前的旧警察也很威风哩!”

  “别去大街上显摆,小心让人家看见把你抓起来!”

  老婆出了门,北瓜又照了一阵,笑着说:“老婆说像就很像。”

  他啃了个馒头,戴上大沿帽,“咚咚”下了楼,老远就看见摄影棚前有了人。北瓜的步子并不快,迈着八字步,左手拿道具电棍轻拍右手,嘴里吹着口哨,痞极了。

  提菜过来的是楼下的王大爷,不知怎么,北瓜怕让人认出来,就把脸扭向一边。也许是太显眼了,老头还是发现并喊住了他,上下打量,“北瓜,你不是在公司当保安吗?换服装啦?怎么像旧社会的黑狗子。”

  “嘿嘿!”北瓜不好意思地笑着说,“退休啦,内退,现在我成了演员。一会儿拍电视剧时过来瞧。”

  北瓜打了个招呼,步子快了许多,走向摄影棚。突然,他听到了女人的喊声,“抢包啦,抓贼呀!”

  远处,一男一女在撕拽,年轻的男人抢了包飞奔而去,女人边喊边追。北瓜恼了,他追过去大声喊到,“站住,哪里跑!”

  围观的人们越来越多,都以为在拍戏,大声笑着喊着,“北瓜,加油!表演得真好!加油!”北瓜毕竟上了些年纪,已经喘得说不出话来,他指着前面的小贼,想说什么却什么也没说。

  也该那个贼倒霉,不知怎么绊了一下,来了个狗吃屎,上气不接下气的北瓜扑过去死死抱住那个贼的腿,任他怎么蹬都不松手。

  人们“哗”地围了过来。突然,贼掏出一把匕首狠狠刺去,北瓜低头看了看,鲜血已经洇红了衣服,是匕首刺中了他的肩骨,他感到一阵钻心的疼痛,“狗日的,你,你再跑!”头一搭拉,晕了过去。


柳絮          2012-9-18
 
 
版权所有:首钢长治钢铁公司文化信息处
投稿电话:0355-5086633  E-mail:cgweb@changg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