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骨科病房设在医院急诊科五楼,在5号病床陪侍她父亲的小洁有着周立波式的幽默,我们都特别喜欢听她说话。

    “哎,楼道里有个穿着红色旗袍的新娘子,头上还别着新鲜的百合,可她却躺在了推车上,真可怜!肯定又是出了车祸!这车祸真的要害死人了!”说着她恨得咬了咬嘴唇,“不过,她身边的新郎倒是没什么事,说不定会安排到咱们病房呢!”说着她瞄了一眼旁边的空床。

    小洁边说边把手里拎着的白色透明的塑料袋里的小米稀饭放进空方便面桶里,熟练地把手提部分沿着纸桶边向外散放下去,又从柜子里拿出一把勺子,一并递给了她的父亲。

    “唉!真够倒霉的!这大好的日子,竟跑这里来了,也不知道是日子没选好还是冲撞了什么。你看,这都什么事儿呢!”

    小米稀饭散发的香味,充满了整个房间,让我突然感觉到一种家的味道。

    她父母同时出了车祸,分别被送往两家医院。父亲由她照顾,母亲由妹妹照顾。小洁常对父亲说,亏得你们生了两个女儿,要不你们现在可遭殃了,连个陪侍的人都找不上!

    天生乐天的小洁也有忧郁的时候,那是她和妹妹通话的时候。通话的内容除了彼此通报父母的病情,更重要的是商量父母的住院费用。肇事方迟迟没有一点音讯,昂贵的医药费让姐妹俩借遍了所有的亲朋好友。

    “秦兴旺的家属!秦兴旺的家属来护理站一趟!”

    小洁父亲的床头又一次响起了护士小姐清脆的呼唤声。“是不是又让交钱了?”父亲问。“可能是吧。”小洁抬头对着床头的话筒喊,“知道了!”说完就赶快往过跑。

    “爸,又得交一万。”从护士那里回来,小洁看着父亲蓬乱的头发说。

    秦兴旺心里像压着一块大石头。电话里大姐说只能再拿三千五出来,加上手头的七千,还差五百!这五百从哪里来,他愁得直挠头。

    “爸,怎么了?又愁什么?”“孩子,还差五百呢!”

    “加上大姑的就一万零五百了,你是怎么算的账呢!”“这孩子!不是还要给医生送吗?咱的腿在人家手里攥着呢!”“可,可现在去哪拿这钱呢?你要早说,我再问表姐借点!” ……

    小洁站在楼道的窗户前向外看,前面不远处是一个建筑工地,一个驼背的工人披着一件褪了色的雨披在不停地劳作,小洁觉得那就是他往日的父亲,一个离不开泥土的农民。一辈子劳作的父亲就像那个工人一样,没有时间休息,没有机会偷懒,因为他得负担一家人的生计。虽然日子过得并不宽裕,她的家却充满温馨和幸福。要不是这场可恶的车祸,这份温馨和幸福会一直伴随着她。可现在,沉重的医疗费用让她们全家身上如压着一座山一样喘不过气来……想到这儿,眼泪一下子涌满了眼眶,她感觉自己的脑子在慢慢膨胀。她不能再往下想,收拾一下眼泪,告诉病房里的父亲说,“我出去一下!”便转身走了出来。

  再出现在病房时,小洁手里拎着几个馒头和一份小米稀饭。她照例把稀饭放进方便面桶里,把手提袋子沿着纸桶边卷下去,又从柜子里拿出一把勺子,递给了她的父亲。

    “爸,快吃吧!我给我表姐打电话了,她说明早送钱来!”


                                                      二

    手术车停在门口的时候,秦兴旺的两只手在枕头底下来回寻摸着什么东西。其实,上手术没什么需要整理的,可他总觉得还有什么没有准备好!

    “秦兴旺的家属!家属呢?”手术室的医生再一次喊道。“哦!”我应声出去找小洁,可楼道里没有她的身影。回头看见病房里两个陪待病人的男人已经站在秦兴旺的手术车边。当我们推着病人等待电梯的时候,小洁恰好从楼下跑了上来,看见我们推着他的父亲,赶快过来接应。 

    “拿上了吗?”秦兴旺问。“还没有,表姐在路上,快到了!”“那怎么办? ”“你先拿上这个吧!”说着,小洁把东西放在她爸手里。“你找机会给了人家。”“嗯!”说话间已经到了手术室门外,秦兴旺抬头看了一眼小洁,又把手里的东西塞进她的手里。

    “我怕万一不合适,丢了!”“那怎么办?不送?”小洁无奈地看着父亲蜡黄的脸。“就这样吧!”秦兴旺皱了下眉头。

    手术室的医生把秦兴旺推进了等候区,摆手示意家属退后等待。

    五个小时的等待,小洁就在手术室的门口站了整整五个小时。她的目光就聚焦在手术室门上,只要门一开,她就跑上前去看,只要有动静,她就第一个冲了上去!门开了,又关了,来来回回的开关牵动着所有人的心,小洁真的害怕了,她紧紧握着表姐的手,手心里汗津津的!

    “秦兴旺的家属!秦兴旺的家属在哪?”“在!”小洁的表姐拉了小洁跑过去。

    秦兴旺闭着双眼,脸色煞白地躺在手术推车上,小洁忐忑不安地推着父亲回到了病房,静静地看着液体从袋子里一滴滴地往下滴。凌晨两点,到了医生规定的可以喝水的时间,小洁把凉好的温水和吸管放到秦兴旺的嘴边,秦兴旺迫不及待地吸了一下,低声说“小洁,我的脚趾好像不听使唤!”

   “不听使唤?”小洁纳闷地问。“它动不了!”秦兴旺再次试图动动他的脚趾头,可就是指挥不动!“我去叫护士!”小洁“蹭”地站了起来。“不用了,半夜三更的。”“那我明早就去办公室等医生! ”  “你去的时候,拿上那个!” “还送呀?不是已经做完了吗?”“我答应人家的!”“可……”小洁欲言又止。心里想着,既然父亲执意要这样做,就一定有这样做的道理。

   “就这样吧!”父亲说着仰头看着他的吊瓶,不再言语。

    次日清晨,小洁早早就等在医生办公室门口,可主刀医生迟迟没有出现。于是,她赶紧给父亲准备早饭!她没有像往常一样买小米稀饭,而是破例买了方便面煮鸡蛋回来,她想让父亲吃点好的,增加些营养。

    “医生怎么说?” “还没来,等会儿我找主治医师过来看看!”“可,为什么就不能动了呢?我这是不是就成废人了!”“啪”的一声,方便面被他打翻在地,弄得一片狼藉!

    小洁被父亲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她觉得自己很委屈,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歇斯底里地喊了起来,“我已经尽力了!医生不在,我能有什么办法?”

    “应该没什么大事的,王医生的医术是一流的,请您放心吧!”6号床劝道。“医生讲医德,手术失败对他们来说也是失败!所以,你先别激动,一切等医生来了就清楚了,你这不分青红皂白地发脾气可不好!”

    秦兴旺也没想到自己的举动,他看着洒出去的饭心疼,更为自己迁怒于女儿后悔。看着掉落在床单边上的荷包蛋,他拣起来一下塞到了嘴里,泪珠在他的眼睛里面打转。

    很快就有护士过来换走了洒上了面条的床单。当然,这一换又要收费!

    中午秦兴旺什么都没吃。直到下午小洁表姐送饭过来,他才勉强吃了一些。他一直担心自己的手术失败,后悔自己没有做好准备,一整天他不言不语。

    第二天,医生来查房了,他亲切地问候每个患者的情况。走到秦兴旺跟前的时候,他用很温和的口气说,“听说你昨天发脾气了?这样可不好。手术做得很成功,手术过程中有时会出现神经组织轻微受创的情况,没什么大碍,休养几天就会好的。而且你的体质也很好,有利于伤口的愈合,好好休养几天,就可以回家团聚了!”

    “放心,放心!听您这样说我就放心了!谢谢!谢谢王医生!”秦兴旺心里的石头终于落地了,他尴尬地笑着,催着女儿给王医生倒水!

    王医生看着他狼狈的样子,微笑着走出了病房。突然,揣在衣兜里的手碰触到一个纸包,他匆忙转身……   
   


贾霞          2012-9-18
 
 
版权所有:首钢长治钢铁公司文化信息处
投稿电话:0355-5086633  E-mail:cgweb@changg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