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什么大不了的,不就是一句话的事?才当了几天的小头头,就把朋友都忘到后脑勺了!”王军猛猛地吸口烟,狠狠地咽一下,又重重地吐出来。烟气在脸四周散开,飘飘荡荡得有些凄凉。他不由得想起少不更事的他们在一起时的快乐时光,又想起上午他那张严厉得如同冰一样冷的脸,不由唉了一声,心里说,“世态炎凉啊!”

    “师傅,快下班了,再给你续一杯吧。”小张一句话,把王军从心事里拉了出来。今天这个班上得时间好长啊,就如同一个世纪一样,是该下班松口气了。王军随口应了一声,站直了身子,深深地呼出口气来。

    “师傅,下班后咱们去喝啤酒吧!街上都支出摊子来了,热闹着呢!”“不去了,你找其他人吧!没心情!”小张眼看师傅不同意,便使出了绝招:“师傅去吧,我一个单身,没什么意思,只当可怜可怜我吧……”看着小徒弟孩子般的表情,王军不由得笑起来,“你啊,什么时候就长大了,白长这么高,也没个大人样。去吧!”“好啊,那下班洗完澡后,厂门口等我!”小张忙着交接班去了,王军开始整理记录,准备下班。

    坐在街边的啤酒摊上,吃着烤串,喝着啤酒,听着小张啰里啰嗦的唠叨,看着过往的行人,王军觉得生活真是有滋有味、多姿多彩啊!这里摊子旁边的音响里响起田震的歌,“朋友你今天就要远走,干了这杯酒,忘掉那天涯孤旅的愁,一醉到天尽头……”王军刚才还蛮好的心情一下子低落起来,上午发生的事又涌上心头。

    这时,小张忽然站起来,伸着脖子冲着马路的另一边又叫唤又招手,“工长,工长,来这里!”他抬头一看,“怎么是他,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啊!”眼看着李东就走过来了,他躲也躲不开,只得勉强笑一下,不咸不淡地打招呼:“来了!”“你们喝酒也不叫我,不够意思啊!”李东边坐边扯开大嗓门说着。

    “看来是我这里出了叛徒了。来就来了,哪那么多费话!”王军没好气地说。小张做个鬼脸,李东立马闭嘴,呵呵笑着说,“来个大杯!”

  看气氛有些僵,小张开口了,“你们知道吗,手机新闻说了,有个钢厂出了大事了。”“××钢厂旗下的一家重型机械厂在浇铸一个大型铸钢件时发生喷爆事故,造成13人死亡,17人受伤。好可怕啊!”

  “没有什么比生命更可贵啊。人啊,一生平平安安才是福啊!是不是啊,小军?”李东就着话题问王军。

  “安全是重要,我也没说不重要啊!别的安全措施哪个我不是按照制度执行的。不就是急着出去干活没有系好安全带嘛,至于像你这样大惊小怪吗?还当着我徒弟的面说我,有你这样不给面子的朋友吗?”一说起安全,王军就气不打一处来,责怪李东不尽人情。

  “我错了!咱们一起上学是同学,一起上班是同事,都快40年的朋友了,冲这一点,我先道歉。可是,你不系紧安全带就干活,一旦受了伤,让我怎么向嫂子交待?这个错,我是不认的,而且,你也是个组长,如果你们组的人都和你一样,不把小事当回事,一旦出了安全事故,你怎么向大家交待?你说,是不是?”李东的一席话让王军无话可说,又低下头喝起了闷酒。

     已经感觉到气氛缓和的小张趁热打铁,举起了酒杯:“师傅们,什么也别说了,我们干一杯,为我们安全上班干一杯!”李东举起杯,“来,干一杯,为安全!”王军慢慢地抬起头,说,“来,干杯,为安全,更为朋友!”


翟慧芳          2012-9-18
 
 
版权所有:首钢长治钢铁公司文化信息处
投稿电话:0355-5086633  E-mail:cgweb@changg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