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靠-----!”金刚钻大声呵斥道:“就那么百把十斤重的烂东西,你们抬着举着东疙戳西疙戳找不准眼,爬你娘远远地!”说着便准备挽了袖子往地沟里跳。

    “什么?你再说一句!”铁榔头毫不示弱,大瞪牛眼赛似铜铃,两眼灼灼冒着绿光,直逼金刚钻。

    “瞧你崴芝麻球大个官,肩上不挂衔,说话把不住边,我倒尿你,滚你娘远远地!”

    “来!姜太公、二扁子,狼牙锉你来把头,我铁榔头找眼,非给他直挺挺叮当二五捅进去不可,叫他金刚钻狗日的有劲使不上,提着裤子憋着站在地沟上打转转。”

    铁榔头当头一串连珠炮,直轰得金刚钻眼冒金星头脑发昏,围了庞大的蒸汽机车,双手倒背连连转了好几个圈。

    “好好好!算你铁榔头本事大,如果你们哥四个能在个把小时内把托肩架装上火车,赶晚班丙班接班后,火车准时准点开出机库到矿山拉矿,晚上我请你们到江南小酒家喝酒!”金刚钻愤愤甩下话。

    “有门!” 铁榔头油了吧叽的大手往脸上一唔,揶揄道:“喝酒图醉,娶媳妇图睡,今晚咱穷弟兄们喝酒解乏忘了累。”手一松,刷出一张花猫脸,狼牙锉、姜太公、二扁子便憋不住大笑,“嘻嘻嘻!……哈哈哈!……”。

    他们是一个组的五个工友,在一起相处好多年了,跟亲兄弟差不多。不知什么时候起,他们就各自有了自己的外号,依次组长是金刚钻、铁榔头、姜太公、狼牙锉、二扁子,又被合称为五大金刚。时间一久,竟都忘了对方的大名。刚才抬杠的是金刚钻和铁榔头,别看俩人如胶似漆平时好得跟一个人似的,常谈些家长里短儿女情长的事情,可一提到工作,铁榔头和金刚钻算是拴在一根木桩上的叫驴,自打钻了同一条地沟起,天天在工作上较真较劲,可以说大吵三六九,小吵天天有,从沟下吵到沟上,从沟上吵到修理组,螺丝怎么紧到位,鞲鞴怎么按装到位等等,用狼牙锉的话说,不弄出点响声来,生怕人家不知道你是端哪家碗吃哪家饭的。有一次,俩人勾肩搭背在大市场买东西逛街,说好了每人要给孩子买一件衣服,可金刚钻偏要擦枪走火,提到昨天工作上的一点问题,结果俩人在服装摊位上吵了起来,招来了一群人围观,当人们听明白了他俩争吵的是螺钉螺母扳手撬棍的内容后,气得热情接待了他们半天的服务员动了粗口骂道:真是一对傻八毛!

    单说这金刚钻吧,此人一米六五的个头,人又长得像猴一样精瘦,可干起活来却赛过小老虎。因工作上能吃苦爱钻研,几年后就被提拔成了机务段走行部修理组组长,想当然占据了五大金刚的头把交椅,随着日后技术的不断提高,脾气也一天一天渐涨,对待工作横挑鼻子竖挑眼,只要发现活儿上有不到位的地方,立马张口大骂:“我操!------”话像出膛的炮弹,不管你是张三李四王五,劈头盖脸就是一顿狂轰滥炸,可到了第二金刚铁榔头这里,常常像是针锥遇了顶针,被反弹了回去,噎得金刚钻直翻白眼。但这次可真真遇到了难题,考虑到不能耽误运输生产,铁榔头的嘴霎时变得滑腻腻的,舌根变得柔柔的甜甜的:“哥哎!兄弟有难,还望大哥快快出手相助哎!小弟这厢有理了,请受弟子一拜!”说着,翻身跳上地沟摘了安全帽,恭恭敬敬地给金刚钻来了个九十度大鞠躬,而后又立马改成了少先队员瞩目礼,这一鞠一立,立即把阴暗潮湿的地沟下正干着活的狼牙锉、姜太公、二扁子给逗乐了。

    “笑!笑个鸟!”金刚钻瞪着眼珠大声呵斥道:“今天咱哥五个要是尿了裤子拉了稀,影响晚上丙班火车上矿山拉矿,以后喝尿都没门”。边说着边跳进了地沟。“来!你们把托肩架给我架到肩上” 说完从地沟里一把抓起托肩架的一头。

    “哥们们加油干呀!绷紧那小腿肚呀!叫那个金刚钻呀!找准那螺栓眼呀!对准了使劲干呐!干完了贴顿饭呀!”铁榔头一旁油腔滑调脱口调侃道。

    “咯噔!吧嗒!” 托肩架稳稳地就位,然后紧固、调整、试车。不久后,丙班接班的司机开着机车鸣着嘹亮的汽笛,从机库隆隆驶出。

    江南小酒家里,金刚钻、铁榔头、狼牙锉、姜太公、二扁子合围着一个小饭桌,一向为人低调的狼牙锉突然开口叫道:“服务员点菜!” 服务员应声来到他们面前,狼牙锉接着说道:“小姐,我们五个人往这里一坐就是一桌菜名,而且有吃有喝,不信你听我介绍。小姐拿着菜谱半遮着面羞羞怪怪地看着他们,想笑。接着他用手一一指向每一个人,这位是金刚钻,那就来一盘红油尖椒螺丝;那位是铁榔头,那就来一只红烧大肘子;我是狼牙锉,那就来一碟吃半天也刍不完的花生米,慢慢嚼;他是姜太公,那就来一条红烧大鲤鱼;那位是二扁子,那就来它二斤饺子,而我们五个人呐一向在工作上是心心相印肝胆相照同甘共苦,合起来就是一瓶酒的名字,那就来一瓶五星二锅头,不不不,是红星二锅头。服务员小姐头次听到这样的点菜方式,咯咯咯地止不住大笑了起来,顿时活跃了餐桌上的气氛。
酒菜上齐以后,叼着烟卷稳坐泰山的姜太公诡秘地从衣服口袋里拿出了一张《钢城报》,很张扬地举过头顶来回摇动。

    “兄弟们!今天咱五大金刚都聚齐了,这酒该喝谁的呢?依我看谁点菜就该喝谁的,你们看看这是什么?他随手将报纸摊在饭桌上,并指向《钢城报》二版的一篇题为《架车台前五虎将》人物通讯。哥们儿!你们猜这篇文章出自谁手?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就出自粗糙得像锉刀一样的狼牙锉之手,而且这篇文章把咱五大金刚在上个月架修662机车时的场景给写活了,描述得有鼻子有眼,我来念给大伙听:穿着厚重油包的我们,弓着身子钻在机车下的地沟里干活,脚下踩的是一滩滩污浊浑黑的泥水,稍不注意抬头会碰了后脑勺,仰头不小心会刮了鼻梁骨,只能前腿蹬,后退弓,半墩半卧或匍匐着身体,托举着各种笨重的工具,搬运拆装各种各样奇形怪状,轻则几十斤重达几百斤的各种配件………每一个人浑身上下都噌满了油污,汗水和油渍不停地在我们的脸上描摹写意,丰富着我们的工作内容,当经过我们亲手修理好的机车拉开气门车轮转动的那一刻,我们的理想便伴随着闪亮的铁轨和嘹亮的汽笛在钢城的上空一起飞翔!多么精美的描述啊!就像铁榔头拿着相机给咱现场拍了一张工作照一样,这绝对是真实场景的真实写照,真他妈露了回脸过了把瘾!通过这篇文章领导也就能知道了咱每月挣那十几大毛是辛辛苦苦受出来的。往大说,对得起党对得起人民,往小说,对得起自己对得起良心,用小沈阳的话说心敞亮敞亮的嚎!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别的组就有那么极个别人干活溜边转,处人两头算,好处两头赚,功劳独自占。哪像咱们哥五个粘合得像一个人一样,从不隔着肚皮说话。来!咱们兄弟们站起来连干三杯,举杯先庆贺一下!”

    三杯酒下肚,刚要落座。姜太公挠了挠后脑勺又开口说:“对了,我还有一个特大喜讯,据咱们段马书记说狼牙锉的一篇小说被咱钢城文联的杂志给选上了,并还推荐他参加全国冶金文联笔会呢?而咱钢城几万职工才三个名额,其中就有他,你们说说咱狼牙锉会不会就是一颗明星闪亮登场呢?会不会就像当年姜昆发现了赵本山,赵本山推红了小沈阳,身价大涨呢?想不到他整天和咱们一样穿油包,拱地沟,伸出手像锉刀一样,居然写出了一手好文章,真是咱走行部修理组的大喜事啊!你们说这酒不该他请谁请?”

    “哎!这么大的喜讯我这么就不知道呢?”金刚钻大瞪一双牛眼,直拍后脑勺。

    “这酒本就是我请大伙,怎么能说话不算数呢?好歹我还是咱修理组的组长,用姜太公的话说是鞋帮镶到了帽檐上,总得扮个高姿态是吧!再说我竞不知道眼皮子底下藏着一个大作家、大秀才,本应拿他当杆笔杆子使,却整天让他使着个锉刀,不是锉这修那就是补那,真还要在我手里锉坏了他这双好手呢?我真他妈长俩个眼睛不如是两只瞎窟窿。再又说吗这真人不露相,既然漏了,咱就得说说这写的好处。我粗是粗,但可知道这写的重要性,光干不写,等于傻干,这又写又干,这才叫会干,不然公司这么大,上级领导怎么能知道你到底干了点什么,那就得靠宣传才行。就说电工二狗子吧,有一次钢城电视台来采访咱工段的老劳模,电工组派他跑前跑后给人家里里外外帮了帮忙,电视台记者看到他腿脚勤快,就顺便采访了他,让他上了回镜头,结果怎样?年底就弄了个先进。而电工组的憨老大,人勤勤恳恳工作了一辈子,人都五十多了,见了电杆就想爬,更别说工段安排的工作任务了,用一句话概括:那叫干得出色!可话又返回来了,这人不会说话,不会办事,把活儿干好了还要和领导顶牛,工段的人佩服他的工作,可就是在一块处着不痛快。有一句话说得好,工作着是快乐的,咱们就找到了,而他没有找到,更不会沟通,那只有挨累受罪的份了。别说这辈子好事没他的份,估计下辈子也轮不到他。据说上个月又和领导顶牛被罚了一巴掌,这就叫不奖勤,不罚懒,专治他这个不长眼的。”金刚钻说。

    “不,这酒该我请。我老婆在家养了好几头猪呢?最近一头又怀上了,这酒该我请。”二扁子说。

    “不,你家的两个孩子正在上大学,每年光学杂费开销就得好几万,用当下流行的一句话说:你是孩奴,背着甜蜜的负担,相信你就是把猪皮扒了,也舍不得拨根猪毛吃,不然你怎么进门就先问人家服务员有没有大塑料袋呢?”

    “不,这酒该我请。我一下班就开上我那电车蹦蹦,接人送客,碰巧了有时撞上一对野鸳鸯,给他们在郊外介绍个小黑旅馆住下,或有时拉上几个红嘴小鲤鱼在歌厅、桑拿、酒店间赶场,人家老板还额外给我点小费呢?” 姜太公说。

    “不,你刚贷款买了房子,用现在的话说,你是房奴,每月除扣了房贷后,就剩不下几个大子了,瞧你抽的那烟,没买房之前还是抽五块的,买了房以后抽成两块的了,有时背着人抽上了旱烟,如果到了地陇上,再扛一把锄头,让铁榔头拍一个镜头,说不定能在农民摄影大赛上获奖呢!”

    “这农民咋啦?眼下农民的日子过着好着呢!国家的政策一再向农民倾斜,种地有粮补,买农具家电有贴补,农耕化肥种子有差补,就医有医保,没有子女赡养的,农村都纷纷建起了敬老院,就连农村的独生子女费也比城市高了许多。前几年我一个相好就花了六千元把城市户口迁到了郊区农村,每年都享受到了村里分发的米面油等各种待遇,去年他们家的土地被征,四口人一下就分了十几万,这一下子就发了。”

    “不,这酒该我请。我每周两个礼拜都到广场和公园给人照相挣外块呢?”铁榔头说。

    “不,你刚借钱买了小车,用现在的话说,这叫车奴,不然你怎么偷偷上下班私自拉客跑黑车,油价上涨后有时也挤公交车上下班,说明挣钱也不多,你属于一条手机短信上说的工资被平均上涨,穷人被平均小康了的那一类人,倒是有一次你们有车一族组织自驾游活动,你也跟着风光风采着呢!”

    “不,这桌本就是我点菜我请客,给大伙一份惊喜呢?”狼牙锉说。

    “不,你的财力我知道,老婆一直没有工作,俩孩子还正在上学花钱,不然,你怎么另外找了一份夜晚给人家值班看门房的工作。噢!不过这也叫一举两得,不然怎会偷偷熬油点灯写出这出人意料的大作呢?但就是有一点不好,和老婆同床的机会少了点。可现在是出书立传的人多了,看书的人少了,和老婆睡觉的人少了,包二奶的人多了。不过你这属于另类。”

    “领导英明。”狼牙挫不时机地送上一句话,并用筷子夹起一块肉往金刚钻嘴边送。

    “去,我又不是领导,不会多吃多占。这年头咱们大伙都差钱了。今年春节联欢晚会上,赵本山的小品《不差钱》,我就不明白他不差钱还是咱老百姓不差钱。不过,赵本山说的那句经典的台词对我触动很大:人死了,钱没有花完。我就遇到了这么一位,他家居住在闹市,门面房的租金每年都收入十几二十万,去年城市扩建改造,他家的房子被拆迁,光拆迁费补偿就拿了一百多万,有一次我们在澡堂相遇,我打趣说像你这么有钱,应该天天去洗桑拿浴,好好享受一下才对,你猜测人家怎么说,洗这五块的我都嫌贵呢。后来洗完后我发现了这样一幕感人的场景,只见他拿着针线,一针一线在仔细缝补他穿的三角裤头。你们说说,他这样活着,不成了钱奴了吗?这年头房价高、上学贵、人情往来花销大,哪样都离不开钱,而像咱这年龄,上有老下有小,正是撅着腚,前腿弓后腿蹬,像驴一样拉着车爬着坡受呢。”金钢钻说。

    “现在煤矿的日子就好过着呢。人均一年的工资和奖金是咱的好几倍,他们从地下把煤挖到地面,一吨煤就净赚他好几大百,你说人家的日子是不是过得滋润着呢?当然,这有钱就活得体面,就说有一天吧!我陪着媳妇逛超市,碰见在煤矿上班的一个熟人推着购物车买了不少东西,咱媳妇碍于面子就顺便也推了一辆,结果转来转去都嫌东西贵,临出门到了收银台结账时,若大个购物车里只放了一双拖鞋,惊讶的收银台小姐和周围的顾客对我们的这一举动很是刮目相看了好大一阵子。我心想,反正咱又不是什么白领蓝领,是典型的工薪阶层,而且是单薪阶层,钱虽要花但也要花到刀刃上,要不然的话,稍不留神就成“月光族”了。万一家人有个小病小灾,老人有个跌撞闪失,孩子上学娶媳妇买房,人情礼尚往来,那不可能像进了超市一样打七折打八折。再说咱又不能和人家比,人家两口子一个在大煤矿,现如今大老板拿着大把的票子排着队都买不上煤;一个在大医院,现如今几个手机大卖场外加两个大超市都没有医院看病的人多,不管是穷人还是富人都举着成捆成沓的票子往医院送;儿子是公务员,现如今有多少人在争考公务员吃皇粮呢?儿媳妇是教师,为了子女,谁家不是倾其所有供孩子上学。都在好单位,人家这叫工薪族中优化组合了的黄金搭档,四个人一个月工资加起来基本上是咱一年的收入。难怪人家买车买房,购物消费,双飞旅游。一句话,人家叫时尚消费,高质量地享受生活驾驭生活而不为生活所累。想想看,那些蹬三轮做生意的,摆地摊卖饭的,风里来雨里去送货的,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不得闲,即便赚点钱也是辛苦钱,更谈不上去享受生活。记得我上学时,我父亲就吓唬我,再不好好学习,以后就让你天天做广播体操(当交通警察),再不就让你猴上树(去供电局),以往这些被人看不上的单位,都成了香饽饽,不过好多企业的日子也一直都不太好过。记得有去年夏季酷暑难挡,我到生产配件的一个厂子看同学,由于生产不景气,厂里处于半停产状态,当我走进他所工作的车间后,看到他和几名留守的职工围了一圈抽手工卷制的莫合烟,这时他们面前摆放着的电视正在播放一组新闻调查,评说某县城一年财政收入不到一个亿,却斥资两亿打造山寨版鸟巢;再则是某一偏僻山区只有十几个人的养路工区,却住着造价高达几百万元,豪华得像皇宫一样的别墅;还有某石油公司正在装修的一栋办公楼,光中央大厅的吊顶价值就高达一千万元;记者强烈呼吁有关部门介入调查,看看背后到底存在着什么样的利益链条。接下来是一组新闻照片,在公交车上,一名颤巍巍的老太太拄着拐棍站在汽车过道,旁边就是几名身着校服的小学生泰然自若地坐在座椅上;接下来是一大款从马路对面扔钱,百元大票洒向行车和路人;紧接着是一八岁小男孩为了当班长,嫌其父母不会办事,不给老师送礼;还有一政府官员在一家歌厅唱歌,因老板不能提供正规可供报销的发票,而后将其打伤;最后是一家银行的职工工作在有冷气开放的房间里,今年高温补贴单位给每人发了2000元,还引来了员工的强烈不满,使这家银行的领导当得很是头疼。回过头来再说说前些年吧,国有企业纷纷普遍推行了减员增效政策,全面推行班组优化组合,目的是为企业内部引入竞争机制。某生产单位曾有一名职工,为了不被在竞岗中淘汰下来,在指挥车辆装卸货物时背诵复习题,结果被行驶的车辆扎断了腿,随后赶到医院看望他的一位领导问他为什么要这样做,他回答说:我只害怕明天考砸了被下了岗,没法养活子女。这位领导听了之后触动很大,决定不再进行竞岗考试,改由大伙提名老弱病残优先下岗,下岗期间工资由大伙分摊,结果这种既光荣又实惠的变相下岗方式还使生产和职工队伍都保持了和谐稳定,这位领导因而也赢得了职工的尊重。所以说当一个称职的领导也很不容易。拿咱们钢厂来说,每生产一吨钢要经过采矿、运输、烧结、炼铁、炼钢、轧钢等一道道工序才能加工完成,一道道工序就需要一层层成本开支,加上市场竞争残酷激烈,产能过剩。而且这两年又赶上了金融危机,导致成本和价格倒挂,卖一吨钢除不赚钱还赔钱。我记得我参加工作这么多年,咱钢厂好像一直都是艰难度日,勒紧裤腰带过紧日子,就像咱爹咱妈拉拉扯扯养活了七八十来个孩子,哪一个都得照顾过来,都得有口饭吃,所以好像又顾不过来,所以很多地方投入不足,就说前上个月架修的662机车吧,在国铁早就被淘汰了,现在连生产配件的厂家都找不到了,全靠咱自力更生,东拆西凑,焊焊补补,即便修好了的车也是跑风漏气、能耗大、污染大、动力小,加大了运输成本,咱一心一意想盼着修大内燃机车呢。”狼牙锉说。

    “好日子就快要到了!最近我从咱钢厂总部听到一个特大特大喜讯,咱们新任公司老总与一家国有特大型钢铁企业进行了多次磋商和谈判,初步达成了合作共识,决定与咱们实现跨地区联合重组,有一家机车制造厂听到消息后近日要来咱们这里考察,想给咱们制造好几台大功率内燃机车,而且几家银行听说后,也主动找上门来,希望给咱们钢厂贷款上项目搞工程技改。再过几年后,咱们钢厂的年产量将达到上千万吨,这样就能发挥出规模和效益的双赢优势,今后咱们的日子会芝麻开门节节高呀!”

    “来!兄弟们!为我们今后的好日子一起干杯!为咱们今后钢厂的大发展大跨越一起干杯。”


张建伟          2010-7-15
 
 
版权所有:首钢长治钢铁公司文化信息处
投稿电话:0355-5086633  E-mail:cgweb@changgang.com